柒✨

噜啦啦噜啦啦鲁拉鲁拉黑。

复健!!求个哥一起磨皮!!

我裹着厚重一层缓步前行,踏着不知走过几遍的路。好容易盼了这十年岁月,脚下竟还是不慌不忙。

皑皑白雪几乎没过了全身,越是向前雾气便越是浓。回头望眼走过的路,长白风雪没给我留下任何痕迹。

狂风呼啸过我耳畔打得生疼,视线周围糊上了点点白色,见到缭乱雪花舞的飞快,目不暇接捕捉不及。

不知多久。

青烟缭绕,弥漫眼前 。

脚下终于开始急切,我知道他就在这。如此环境下掌心竟也渗出薄薄细汗。终于能在门前摊下,我竟再这鬼门关前感受到了十年间不曾有过的安心。

伴着古旧青铜器摩擦的声音。铜门振下的雪四处逃窜,一时间模糊了眼前。融入了青色烟雾的洁白让我切实感受自己来到了地狱的临界。我急忙起身迫切环顾四周,睁大眼睛努力平息着心跳。熟悉的称呼在嘴边呼之欲出,他忽然侧身而过。我来不及扬起的笑容和眼眶里的湿润都僵在了脸上。

早该想到的是不是?

我正准备跟上,他突然回头看我,眼底笑意那样明显。

“吴邪。”

一声。

胜过千言万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