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喜欢瓶邪总是写点什么的?

你们都来艾因 我也忍不住来了发橙子【捂脸 渣图轻喷 和当时比画风差了好远的说╮( ̄▽ ̄"")╭毕竟好久没动笔了

《存在》班主任瓶x小透明邪/中篇微虐

Chapter 9.

         闷油瓶没说话,霍玲倒是注意到了我,搂着闷油瓶的胳膊看向这边。
         “起灵,这不是你办公室看到的学生么?”他说着放开闷油瓶,向我这边走过来。
         她面对着我,拿出了一种很官方【这不是吐槽(¬_¬ )】的笑容。
         “你叫什么名字?”
         “啊,您好,我叫吴邪。”我说着,大概是出于  礼貌的在回答的同时九十度的鞠了一躬,毕竟是第一次见面,还是有点礼貌的好。
          老师的女朋友嘛。。。见面次数肯定很多不用说,所以一定是要搞好关系的。
          我想大概是因为我长得一脸无害的关系。。。她居然摸摸我的头,woc,你们小夫妻怎么一个德行?
           。。虽然闷油瓶摸头。。呸呸呸!我在想什么。。。
          “那,你找起灵有什么事么?”她把手放下来。
  霍玲既然这么说,一定是觉得我碍着他们事了吧?。。都这么说就算有事也要说没事了吧?。。真是。
         “没什么事的,就是看到老师想要打个招呼。”呵呵,不然你还想得到别的回答么?
         “吴邪,你怎么来超市了?”沉默已久的某个瓶子开口了,但是。。你问的不是废话么。。我来超市当然是来买东西了!?不然来上厕所么??
      

         一番废话的问答结束后,我很无奈的离开了超市,马上回了家摊在床上。
        其他的事都再说吧。打开手机,Kylin,今天他难得的没有来找我,有一点不习惯,感觉。。总之,不是很舒服的感觉,心空空的。。。。我不会是网恋了吧?
        闷油瓶。。那真的是他的女朋友么 可是我看他也没有承认啊,霍玲怎么就。。。
        闷油瓶那么高大上冷漠淡然的生物居然会有女朋友?好吧其实我就是在好奇这个。
  
        先这样吧。。明天考试。。大家还是先等等昂

《存在》班主任瓶x小透明邪/中篇微虐

  
  
  混几天日子也就到了军训的前一天晚上,班级里同学都在宿舍里。
  
        其实自己本来想住宿舍的,但是因为害怕和同学关系处不好,这种想法刚刚从脑子跳出来就不pass掉了。
  看眼手机,顺手塞进裤兜里就出门了。
  
  进超市看看什么军训要带的东西啊之类的,毛巾?
  额。。。这种东西家里一定有。
  推着购物车在不小的商场一层转来转去,突然不知怎么了,脚步不收大脑控制的停了下来。
  这么大的地方。。怎么会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呢?更何况这只是城市中的小小一部分,如果不是城市,而是这世界呢?自己恐怕连灰尘都不算是吧。。
  我甩甩自己的头,想把这些思绪从脑海中甩出去,不让自己再去想这些奇怪的事情。
  不禁苦笑,自己不过就是这样的人吧,自卑,没有存在感。
  是不是该去医院看看自己的心理?如果像自己这样的人都没有什么心理疾病,那就是内心太强大了吧。
  抬眼,就看到迎面走过来一个熟人,闷油瓶。
  woccccccc刚刚丰富的面部表情不是被看到了吧。。整理好扭曲的面部,重新抬头。
  “闷。。呸!”woc什么鬼。。
  “老师好。”我装作淡定的样子。
  “嗯。”
  自己正看着那人要走过来的架势,着实说,挺激动的。
  “起灵!”我把视线投到他的身后,闷油瓶也转过身去,看到了在后面向我们挥手的霍玲。
        说实话,她挺漂亮的,闷油瓶能找到她这样的也算是有福气了。
  不过。。。我偏偏头,重新把视线放在张起灵身上,柔顺的黑发垂着,白皙的皮肤,双眼皮的眼睛不算大,却勾人的要命,高高的鼻梁,还有那张嘴。。。好吧。
  其实占了便宜的人是霍玲。
  看着两人亲密的举动,觉得心里涩涩的,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女朋友?其实我一直感觉自己长得还有几分小帅,怎么就这么透明?
  “老师,你和女朋友这是要。。。”
  
  最近脑癌告急 少更点不要介意哈qwq

沙邪自戏

置身于蓝色的烟雾中,说实话,自己一点也不喜欢这中烟雾缭绕的感觉.因为方法就像当年在喇嘛庙内发生的事情.思绪逐渐飘远感到虚幻,眼神疲惫,完全不像是一个同龄人该有的眼神.即使这样却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那扇巨大的门。长期站立导致肌肉有些僵硬.忽然感到周围的气氛静的吓人,静的仿佛世界静止了一样。殊不知自己在这里站了多久,啊不.应该说是早已忘掉了时间...感觉身子无比沉重,大概是积了太多雪的缘故吧.正这样想着明白自己此时意识异常清醒,自己的所作所为,自己的目的自己的一切.眼前却有点点红斑,红斑渐渐增多占据了全部视线,眼前的暗红色一点点变成黑色,直到暗红色全部消失才意识到自己看不见了。到这时,意识也渐渐模糊,僵硬的手指发力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摸着变成青色的皮肤。没有痛感,自己再次置身于这蓝色的雾中。/已经...死了么.../死了就死了吧.自己这条命反正也值了.忽然感到门慢慢错开了一个空隙,神志顿时清醒,想要冲过去,身体却无法活动.随着浓烟散去,感到双目渐渐清晰,看清楚人的脸后激动的双手不住的颤抖,在那人向自己走过来时,正想扬起那个曾经天真的笑容却不料人在自己的身旁一闪而过,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不甘.伤感.疑问.....心情瞬间跌落谷底。不禁开始嘲笑起自己/呵,这十年究竟是为了什么?手臂上的十七刀是为了什么?这颈间的割喉一刀又是为了什么?!/头发已经被自己剃光了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脑袋,完全...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可这心情却在下一秒消失了。因为..听到了一句/
“吴邪,不回家么?/


233333我这算不算伪更,放心我没弃坑,还会继续更的,就是有点脑癌想不出来,所以就先放段自戏,至于文,以后会照常更~~😂😂

坚强?

总有些人,总有些事,能绊住我们的心。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乐观坚强的人。

今天...我发现...我错了。

我还是做回那个卑微的我,做回那个弱小的我。

《存在》班主任瓶x小透明邪/中篇微虐

  Chapter 7.


下课我自动自觉的就去了闷油瓶的办公室。
  其实这一路也是连打听带问的,毕竟新楼才是教师的办公室。
  也不得不好奇为什么学校要把教学楼和办公楼隔那么远,正常不都是连着的吗?
  这楼确实没这样,而且隔得很远,但这一路吹着风确实也是让心情好了很多。
  直到进到办公室为止。
  
  算上自己,这里面加起来一共是三个人。
  一个女人在闷油瓶旁边有说有笑的,她勾着闷油瓶的胳膊。
  虽然闷油瓶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回个嗯,但自己还是看的一脸黑线。
  那是闷油瓶的女朋友么?想到这里,自己的心还是紧了一下。
  “咳咳。”
  我想借此来刷新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可是与生俱来的小透明气场让这几声咳嗽意料之内的失效了。
  
  这样自己也可以溜了吧?
  ...嗯要是闷油瓶回头问自己就说看他和女朋友聊天挺开心不打扰就走了吧呵呵呵....
  啧,话说回来,人家也没叫自己来。
  正当打算退出房间的时候,正在和女朋友聊天的某人突然回头叫住了自己。
  “吴邪。”这句话里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
  僵硬的回过头。
  “老师...那个...”
  闷油瓶不动声色的推开了那个女人,坐正看着我。
  “溜号?”
  “.....”是是是。
  “.....”
  “.....”额....
  “.....”
  
  一阵沉默,谁都没出声。
  旁边那个女人好像是看不下去了,然后就走到我面前开口问我。
  “...你是起灵的学生吗?”
  “嗯,是的。”出于礼貌,给了个微笑。
  “上课为什么溜号呢?”她站直了,本就不矮的身高托着她那双高跟的福,这样站着竟同闷油瓶一般高。
  “嗯...就是....”核武器炸地球了。
  “.....”
  
  这女人不是话唠吗,怎么也尴尬了?我默默又为自己贴上了一个新的标签。
  冷 场 王。
  “那个...老师...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闷油瓶还是继续盯着我,眨了眨眼睛,吐出一句话。
  “下周军训。”
  卧槽?
  
  身为一个体质不好的学生,这他娘的简直就是和被下了病危通知书的概念一样...
  我瞪大了眼睛盯地板,好像能把地板看出洞一样,缓了缓神经,换上一个“温和”的表情看向闷油瓶。
  “那什么...老师我先走了...”
  “嗯。”好尴尬啊好尴尬。
  我正准备走闷油瓶突然把手放到我的头上揉了揉,他娘的劳资一大男人你就这样!?我一下子退了两步躲开了闷油瓶的手。
  闷油瓶面无表情,我却能从他眼底看出深深的笑意,和着这货看我炸毛好玩呢?我就和他这么互相盯着看,他女朋友似乎是有点被雷到了,把我转过去然后退出门外,没好气的一句话把我轰走了。
  “慢走不送。”
  啧。
  我挠了挠头,迈开步子走出教室。
  
  回了教室一脸生无可恋的趴在桌子上。
  小花一抬眼看见就过来了。
  “怎么了?”他摆弄着他的粉色翻盖手机。
  “军训...”下周军训....
  “??”小花放下他的手机看我。
  “下周军训....”我把头埋在胳膊里,又抬头。
  “哦。”
  对,没错。
  这货从小就是个体能超级逆天的生物,我当时还好气一小姑娘怎么能如此?
  
  嗯...现在知道了。
  
  
  
  
  
  
  
  TBC.

《存在》班主任瓶x小透明邪/中篇微虐

Chapter 6.

第二天在上学的时候,刚睡醒一抬头就看着闷油瓶在介绍一个人。
班里来了个转校生,不知道叫什么,那是因为自己也没听啊。
闷油瓶介绍新同学也是的,也就几个字带过。
“这是我们班新来的转校生,请做自我介绍。”...先不说人家班主任说话都来个好好相处啊什么的..他不仅没有,还用了这样及其官方的语言。
默默在座位上抹了一把汗。
这转校生的名字也挺奇怪的。
叫....解...额...忘了。
说起来,小时候有一个和自己挺好的小姑娘也姓解,叫解语花,但是后来她搬走了,也就再没见过。就这样,自己唯一的玩伴也没有了。当时那小姑娘还干什么都跟在自己后面,一口一个吴邪哥哥叫的可甜了。
小时候还说长大要娶她呢,也没想到,这还没长大呢,人就没影了。
我不禁自嘲了一下。
...就这么让人厌恶么。
这样想着抬头看了一眼,也没想到就对上了眼神,本来想把眼神移开了,但他却朝着自己笑了一下。想了想,出于礼貌自己还是也回个笑容的好。
然后就摆出了一个自己认为很友好的...很僵硬的笑容。
看那转校生长得也是真秀气,就是他只穿了一件校服裤子,上身是粉色的衬衫,校服则是被他拎在手里。
粉色虽然是挺娘的颜色,不过意外的挺适合他,被他穿出了另一种味道。
安排了座位,糊弄糊弄也就到了中午。
收拾收拾东西走到食堂,看着那长相秀气的转校生坐在食堂里吃饭,身边围着一群女生叽叽喳喳的。
说说吧,人家刚转来就怒刷存在感,自己简直就是个小透明。

打饭,吃饭,吃完准备回去的时候,转校生突然走到自己面前,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观。
“吴邪哥哥~”这是女声。
“你.....”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娘炮的叫我...
我感觉整个食堂都静下来了。
众人的目光不意外的全部看向了我们。
呵呵,从此告别小透明。
哎等等,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我飞快的从大脑里检索了一下。
“.....”小花。
“吴邪哥哥这么快就不认识人家了吗~”我对上他满是笑意的眼神。
“可....我记得....”小花是女的啊!?这他娘的坑爹啊!?

小花扫视了一下周围,立刻就没有人继续盯着我们,全部埋头扒饭了。
他坐下来,想帮我重新建立起世界观。
....虽然很不正常。
小花说小时侯他学戏,这我也知道,可她居然是因为学戏而男扮女装!?他说他小时候也一直以为自己是女的,还说当时想长大了嫁给我,但是后来他师傅二月红告诉他他是男的以后,他还哭了好长时间。

我....
我....
我的世界观。
后来和小花一起回了教室,我边重建世界观边上课,是真的什么都没听进去,到了闷油瓶的课上,我也依然是没例外的继续重组世界观,他疑问的目光我也完完全全没有感受到,我只知道....下课去办公室是避免不了了。

哦还有。
我的世界观。
永远离我而去了。



《存在》班主任瓶x小透明邪/中篇微虐

Chapter 5.

随便乱点几下,然后就又无聊了,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在胳膊里。
“好...无...聊...”

事实上我就这么坐了一下午。
想要起来的时候,感觉脖子酸酸的,我好像明白了...
这他娘的是落枕了!
艰难的起来后随便抓起桌子上的零食开始吃。
这就是无所事事的最高境界...
“叮---”
手机铃声响了。

我翻开手机一看,又是那个“Kylin”的消息。
他问我回没回家。
“昂,下午就回了.”
那边似乎是沉默了一会儿。
“为什么不叫我?”为什么要叫你!?
“嘿嘿,忘了。”我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
“嗯。”咱能考虑一下别嗯了么....
“小哥,你在干什么呢?”嗯...也就差不多这么问问吧。
“小哥?”他这么回复的意思是?
“哎哎哎你不喜欢吗我可以改掉的(。﹏。*) ”
“没事。”
“那你在做什么?”
“吃饭。”
“那你吃饭先别说话QAQ”
“...好”
好没营养的对话啊。

啊算了...
其实我不是一个很乐观的人。
有的时候也想过自杀。
因为周围的人都不会在意自己的存在的话,我又何必这么努力的活着呢?
但是后来渐渐我就放弃了。
因为...就算我离开了这个世界,都不会有人感到惋惜。
我又何必这么为难自己呢?

打开屋里的电视,放着我最讨厌的财经频道,一个秃顶在介绍着这怎么好,那怎么坏。
我躺倒在床上,看着电视无聊的节目,一会儿就睡着了。
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然后这一下午都在陪着手机度过了。
那个叫''Kylin"的小哥,打那以后就一直对我说早安晚安,每天听我各种抱怨,时不时还安慰我一两句。
我着实挺享受这人对我的感觉,不得不说短短三天他就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到了周一上学,我依旧是很早的出门,然后屡教不改的...翻墙。
虽然这次没踩到人,但是很愉快的在教学楼门口和闷油瓶撞见了。
呵呵呵呵。

“老师好。”点头哈腰。
说完一句我就想略过直奔班级我心爱的下课桌趴下睡觉。
不料左手本人抓住了。
额.....
“又翻墙?”
“......”
“为什么这么早?”
我确实是不知道现在该回答了,我难道要说怕撞见自己一身拽样的妹妹?
当然这并不可能。
“额...因为睡得早所以早上睡不着了就起来。”
难道你想叫我晚点睡?
“作业写的很快。”
哦怎么忘了作业这茬!!
“嗯...对...”
“那我下次多留一点。”
你他娘的公报私仇!额...好像不对...
“老师...您..”别啊!!
那人略过自己直接走了,留下我在风中缭乱。
老师...额算了,大概只是说着吓唬人的。

进了教室直接趴在桌子上。

照例过了一上午。
下午的第一节课经历了那次事件以后...我就再也不敢睡了。




TBC.



楼主病了所以更得字数很少QAQ